天津资讯网 > 新闻 >

乡土印记:乡情更比秋色浓

来源:天津资讯网 新闻
 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标签。

天津资讯网讯:在农村,每家的院子都有一片分畦种植的菜园,一年四季变换着种类和颜色,回馈给人们丰富的菜品和美景。走过“桃花红,李花白,菜花黄”的春天和瓜果丰硕的夏季,秋天的菜园一点也不逊色,反而更多出了一份岁月积淀下的沉静和收获。

一簇簇成熟的“朝天椒”在秋日的阳光下猩红夺目,若是在田间,成垄的朝天椒则更加壮观,犹如为大地铺上一层红毯。菜园里的长椒则是羞涩地垂在叶子下面,有的来不及趁嫩吃掉,慢慢地渐黄渐红。因此,菜畦里的长椒色彩更加丰富,白色的小花儿,绿色的茎叶,红色、黄色和绿色的长椒掩映在茂密的秧间。吃不完的红辣椒有的用线绳穿起来,挂在窗前向阳的地方晒干,有的摘下来剁碎,做成红油辣椒酱,一部分青椒则直接放进咸菜缸腌制,变着花样儿点缀着四季的餐桌。

短粗的秋黄瓜争先恐后地挂在架上,鲜嫩的时候从秧上拧下一根“顶花带刺儿”的,搓掉一层毛刺儿后就可以直接吃了,别有一番清香弥漫在唇齿间。有的秋黄瓜能长到胳膊粗,切片炒着吃或者是擦丝儿做馅儿味道也不错。再长老的秋黄瓜就不好吃了,颜色从绿到白至黄,只能留作瓜种了。

大葱在秋日的菜园里挺拔着身姿,为了防止它们歪倒,往往还要一垄一垄地用竹竿横在两侧绑起来固定一下。大葱要等到立冬前连根拔起,晾晒几天后,十几棵大葱从晒软的叶稍处挽成一个活结儿就成把地竖放在阴凉处,冬天时和大白菜一起入窖储藏。水分充足的葱白儿可以直接蘸酱吃,葱叶儿用来炒菜炝锅或者切碎后做成葱花饼,香味能传出老远。

架上的苦瓜和丝瓜在秋天差不多就罢园了,吃不掉的老丝瓜垂在架上,外皮慢慢变干,成为褐色,摘下来撕掉外皮,将里面的籽儿倒出来,丝瓜瓤子就成为特别实用的、天然的洗刷工具,多年来我用惯了丝瓜瓤子刷锅刷碗。苦瓜成熟后就变黄了,软哒哒的,一不小心就从架上掉下来,“啪”的一声摔碎在地上,被一层鲜红的瓤包裹的籽就露出来,红色的瓤是甜的,里面的籽是黑色的。苦瓜真的很特别,它的一季生命由绿、黄、红、黑色组成,营养丰富,鲜嫩时苦涩,成熟时甘甜。爬在地上的是冬瓜和南瓜,矮胖墩粗的冬瓜外皮长出一层白霜,南瓜“老中青”三代藏在叶子底下,吃不过来就任其慢慢变老。

豇豆在夏季生长最快,一根茎上抽出四五根豇豆垂下来,趁着鲜嫩可以做成酸豆角或者经开水焯过后晒干,在炖肉时放一把,味道特别香。到了秋天,留在架上的豇豆大多已晒成干豆角,剥下里面的豆子和大米一起焖饭吃也很清香。猫耳朵豆角在此时正是旺盛的生长期,一串串紫色的小花爬满架。“蹭架”的还有山药藤,在藤蔓间结出一个个褐色的小山药蛋,摘下来蒸熟蘸着白糖吃,或者做成一串串糖葫芦,碰落到地上的,来年接着生根发芽儿。同样紫色的还有茄子,虽说“霜打的茄子——软不拉耷”,但蔫软的茄子切成片用绳子穿起来晾晒成干儿,在过去的餐桌上也是冬日里的一道美食,如今家家都有冰箱,还可以把罢园的茄子蒸熟后加上蒜末腌制起来存放,就成为一道可口的佐餐小菜。

秋天的菜园,大部分果蔬都已呈现出颓败之势,割了一茬又一茬的韭菜长出长长的香葶,开出一朵朵伞状的小白花,掐下来做成韭菜花酱,在冬天吃火锅涮羊肉时特别提鲜。香菜苗、萝卜和小白菜正茁壮地成长,小白菜间了一茬又一茬,直到定棵才罢。间下来的小白菜鲜嫩时焯水后包饺子,大一些的小白菜间下来,清理好根部的泥土,直接挂在阴凉处阴干,就成为小干菜,到了冬天吃的时候,直接用开水烫一下就翠绿如初。

当然,菜园里不止有菜,还有花草或者果树做点缀,墙角也许还有一架葡萄或者小葫芦藤。于是,菜畦里长的,果树上结的,架上爬的和藤上挂的种种可食可赏之物,在勤劳的主人打理之下,散发着勃勃的生机,更是最真实的田园生活气息。

家家的菜园里,种的蔬菜种类大体相同,偶尔谁家有了新品种,也毫不吝啬地分享给左邻右舍。每次我回老家,除了把家里种的蔬菜一袋袋一箱箱地搬进后备箱外,去谁家串门都“不走空”地被塞进怀里一兜家乡菜,稍有推辞主人就会说:“快拿着,咱家有的是,你们城市里啥都得花钱买,自己吃不了就分给别人吃。”于是,回到老家的我,总是“贪婪”地扫荡着菜园里的一切,也坦然气壮地接受着大家的“施舍”。

大葱的气息弥漫在车里,好些天挥之不去,但这又何妨呢?在塞满的后备厢里,装载着比菜园秋色更浓的家乡情。(津云新闻编辑李彤)

  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由天津资讯门户网转载天津日报,官方资讯平台宣传新闻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