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资讯网 > 健康 >

对“网瘾老人”不能怀有傲慢与偏见

来源:天津资讯网 健康

随着智能终端适老化改造的深入进行,互联网的门槛在老人面前变低了。更多的老人享受到互联网便利的同时,新问题随之产生。过去人们最担心孩子沉迷网络,如今不少人开始为自己的网瘾父母担忧犯愁。据央视报道,我国60岁及以上群体的网络普及率为38.6%,其中,超过10万老人日均在线超过10个小时。

老龄化遇上数字化,以前让人感慨最深的是数字鸿沟,指向老年人在数字时代的手足无措。确实,由于不会用、不敢用、用不起智能设备,很多老人就连“衣食住行购游娱”都遇到了挑战,有的干脆被“智能列车”甩到了外面。可是现在,竟然出现了“网瘾老人”,而且数量还不少。

数字鸿沟与网瘾老人尖锐地并立出现。适老化改造因数字鸿沟而来,从时间上讲,“网瘾老人”出现与适老化改造有着平行线的一面,但不能把两者简单挂起钩来,不能借“网瘾老人”否定适老化改造,更不能因“网瘾老人”而停止适老化改造。互联网适老化改造不仅不能停,还应该加大力度。

网瘾老人的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。目前来看,对此认识,难言公允与客观,还存在一定的傲慢与偏见。比如说,有的年轻人自己也陷入网络中,不愿意“半斤笑八两”,于是听之任之;有的年轻人出于一种朴素的感情,认为“老人只剩三个‘亿’——失忆+回忆+不容易,手机是惟一安慰”,于是安心若素;有的人看到上瘾的可怕性,又没有多少耐心,于是急而待之;有的人心态不好,甚至认为“这就是当初骂孩子‘早晚被上网害死’的那些人”,于是嗤之以鼻。

就目前来看,网瘾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,还有扩散性的趋势,而且很难用有没有、有多少克服力来评价和形容,乃至寄望克制力来解决问题。实际上,网瘾面前没有年龄性别之分,并没有哪个群体有天然的免疫力。做一下深入统计,就会发现沉迷网络的现象有多么严重。看看校园里的一些大学生,看看职场里的部分年轻人,即便很多“上有老下有小”的中年人,也有不少人把时间耗在了手机上。智能设备“香水有毒”突出的一点就在于,它大大激发和释放了现代人的“无聊性需求”。

当前,对于智能设备的负面影响,尤其成瘾机制和防范措施,虽然已经有了研究但还远远不够。在防范机制上,并没有什么一吃就灵的“神药”,很多问题出现在网上,其实根子在网下。比如说,让老年人从网瘾里走出来,首先需要回答“去哪里”。城市化的发展,已经造成了“熟悉的城市陌生的角落”现象,老年人缺少可以安放灵魂、老有所乐的物理空间和无形空间。一些老年人痴迷于跳广场舞,与沉迷网络有一定的共通之处。现在只有把线下问题解决了,线上问题才会进入可治理状态。

对网瘾老人少些傲慢与偏见,不要借机夹杂一些“私货”,甚至停止互联网适老化改造。当前,有必要系统化地思考和解决问题,而不是简单地就事论事。还要看到,适老化改造不只是网络的事情,而是整个社会的事情,尤其我们的城市亟须补上这个短板,为丰富的老有所乐创造更多的可能。

  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由天津资讯门户网转载天津日报,官方资讯平台宣传新闻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

相关文章